导航: 主页 > 香港刘伯温论坛 >

香港刘伯温论坛

20l7年白小姐点特方承训及《复初集》研讨pdf2019-10-01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中文摘要 全文由五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从史料入手,介绍方承训的家世、生平、交 游和《复初集》的基本内容。第二部分根据《复初集》中所记载的徽商传记材料, 以方氏家族为例,对徽商家族史做个案研究,以此来揭示徽商出贾的原因、经商 模式及其成功的因素。第三、第四部分是全文的重点部分,重在研究《复初集》 的文学价值。 方承pIl的文学观点和文学创作总的来说足复古的。他的文学理论主要见于卷 凿的《原初漫谈》及相关的篇章。而从方承训的诗文创作来看,大部分也是拘泥 于复古思潮所作的平庸之作。但是,从地域文化的角度来考察,方承训的诗文别 有风味。首先,方承训有很多反映徽州地域风光的作品;其次,他的作品中表现 了徽州的民俗风情;尤为独特的是,方承训出身商贾家庭,本人也有经商经历, 他在创作时自觉不自觉的采用了商人视角,成为新的经济因素在意识形态中的代 葺人。 全文主要是围绕方承训及《复初集》做一个案研究。而实际上,明代中后期 以来,随着文化的下移,文学逐渐出现了一股民间化的走向。除了士大夫文人提 出阳民间学习的口号并努力实践之外,大量的民间文人参与文学创作,全方位的 介绍文化意义和生存意义上的民众,从而留下了一个真实的文化时空。而这一切, 才是我们解读方承训及明代文学民间化走向的真正价值所在。 关键词:方承训 《复初集》 家世 生平 徽商 复古 地域风光 民俗风情 商旅生活 民间文人 THEABSTRACToFENGLISH xunandhisco¨ectedworkswerediscussedInthis FangCheng wercfiVe sectionsinthethesis.ThecircumstancewhattheauthOr’s family r.enceandthecolIectedworl‘swereintroducedinthefirSt backgmund,Ilis expe sec“on.The ofcommerce famiIyhistory wasintroducedinthesecondsection. The1.teratureVaIueoftllecoIlectedworl‘swasrecommendjnthethird and part tlle“Ilrth wcremost sectionsintheIhesis. part.TIley important xun hiscollected FangChengnamed worl【sRecaU IIewrl)te worI‘swhatimitatedancientmodels.TheseworI【sareordina many ry. IhItthere inthecoIIected were worI‘s.Firsthe splendidpoeticpmse suggested tllc oflhljZhou.Secondhe sI)meInterestedfblkcustominhis sight suggested ht)IneIand.Inthe letusknowthe businessmanof end,he traVeIing IⅥingdynasty. 1t,s玎(1tour toresearchtheauthorandthecoIlected purpose worI‘s.IⅡfact, theI-ewereaIotofscllolarsthe inthat weredifferent amongpeopIe age.They canresearch in witIl andre酊nedscholars.We more literary poe“cprosehistory of¨teI.atlIre. xunRecallAncientllterature Keywords:FangCIleng famiIy ofcommerceancientmodel experiencefamiIyhistory folkcustom businessschoIars sj曲t traveIing amongpeopIe ¨ jl 苦 引 言 方承洲,号郎邮,生活在明嘉靖至万历年间,家居安徽歙县瀹谭。其人前半 生业儒无所成,中年之后以经商为业,晚年时修订了自己所作的十万余言诗文集 ——《复初集》。目前,对方承训和《复初集》的研究主要见于两位先生:李琳 琦先牛在《明清徽州的蒙养教育论述》一文中,选取《复初集》作为原始资料, 以此推论明代敷县的教育发达,已经形成专业化规模化的塾师队伍。王振忠先生 究》一书,-传中的第一章《村落宗族和社会变迁》里,同样是以《复初集》为例, 专篇沦述,作者的家世背景彝J全二转的叙事模式、《复初集》所见明代中后期歙县 社会牛活环境、徽商在南北各地的活动以及徽商对明代社会的影响。 从以往对方承训及其《复初集》的研究成果来看,学者侧重于史料价值研究, 却忽略_,《复初集》本身作为诗文集的价值,更缺乏对作者和作品做全方位的探 讨。其实,方承训出身于商贾家庭,本人早年业儒中年经商,他独特的家世和个 人经历,为研究徽商现象及徽学提供了一个典型范例。更为重要的是,方承训一 牛都没有迈入卡流社会,成为仕宦的一员,他的创作只能定位于民间文人的自发 行为。作为欧期被文学史忽略的民间文人和民间创作群体,他们存在的价值和意 义也值得我们去探讨。 本文丰要从方承训的家世、生平入手,来探讨《复初集》的文学价值及其中 表现出来的地域化色彩,同时还以《复初集》中记录的民间文人为例,评析明代 中后期文学}{_{现民间化走向这一现象。 疗乐训世《显树集》彤f,E 第一节 方承训的家世、生平及 《复初集》的基本内容 一家世 徽州的世家大族历史悠久,远肇汉唐。据《新安名族志》记载,最早迁入徽 州的家族是方姓。任汉司马长史的方绒“因王莽篡乱,避居江左,遂家丹阳。丹 阳昔为歙之东乡,今属严州,足为徽严二州之共祖也。”[1]由于汉末的社会动乱, 方氏始迁到江南歙东乡,而唐末五代的动乱使方氏家族由歙东乡继续向徽州其它 地区移民,造成方氏家族的第二次迁移。纵观方氏家族的迁移史,从公元一世纪 初的两汉之际到十六世纪初的正德、嘉靖年间,方氏迁移的方向是从北方中原地 区到江南平原,又从江南平原迁往江南山区,再从山区迁居深山的更深处。在方 氏家族的第二二次迁移中已经包括三十三【!=[祖方杰兴,三十三世祖方景圮和三十四 世祖方承威。(z] 根据《复初集》的记载,唐昭宗时藩镇割据,一世祖方承威(又称三评事) }ll严郡淳邑鸬鹚源迁到歙县渝川井坞。说到方氏的这次迁移,还得力于一位女性 的先知卓见。方承威之母张氏出漳潭,认为此地有吉兆,故力劝方承威举家迁移, 而张氏之墓葬也定于此处。井坞有天然井泉,居住条件尚佳,但是美中不足的是 地势偏狭,不能容纳更多的人u居住。“北宋式微,胡戎纷作”,[3】_一方面为了躲 避战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克服有限的土地与不断增长的人口之问的矛盾,宋钦 宗时,方承威的六传子孙方予华举家由歙县瀹源翻逾桐岭迁到离井坞不过数里之 遥的瀹谭,从此定居卜.来。方子华死后,其子方汝霖居上门,派徙漳潭。方汝霖 的子孙后来又散分五门:大圆门、铺前门、里中外门、中山门和坑上门。【4] 方承训_支属于中山门。始祖方酋,字汝金,号中山,曾任元提举司大使司, 仕于海阳(即今休宁),有政声。据记载,满腹诗书的方酋在出仕时并不得志,后 辞官归孝于家,督过子孙儒业。他曾建中山书屋,供族人读书。中山门的二世祖 方洱成,娶妻孺人张氏,三世祖方宁,娶妻孺人张氏。传到方承洲的高祖方谦童, 已经是中山门的第四世了。[5] 方谦童,字尚卑。他兄弟共四人,方谦童为长,其余为正童、得童、员童。 jE童和员童甲-卒。方谦童以务农起家,发家甚饶:“仓粟至红腐不可胜食,财缗 2 笙二!1 2:垒型塑垄些:兰!!二竺!墨型墨!塑壁查塑登 盈箧舒”,是一个中富之家。平日里,方谦童好行善事,济人饥困。因为妻子张 氏、继室潘氏都无所出,方谦童五十八岁时,又娶桐城十八岁的朱氏为妾。朱氏 入门两年后,相继生子方社员、方社成。方谦童以六十高龄而生子,是当时乡里 的一大奇迹,众乡邻都持羊酒来贺。方谦童认为这是自己多行善事的回报,于是 越发行善不倦:出资修建桥梁、津舟、憩亭,向穷苦人分发谷粟、衣服等。这位 善心的老人因为长子早逝,年八十八岁时伤心而卒。[6] 方承训的曾祖方社员,字惟完。他少年老成,性情豪迈,很小的时候就显示 出超乎年龄之上的成熟与老练。方社员十来岁时,方家因为一块地的边界与族人 发生纠纷,双方争执不下。幼小的方社员瞒着家人独自到官府里诉讼,地方官对 于方社员小小年纪即能辩自事物曲直大为惊异,遂判方家获胜。此事一时大哗。 对于土地,方社员有特殊的敏感。十四岁时,为了营造先人的墓地,他不惜以两 百金的重价去购买当时不过几十金的山地。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方社员的深谋远 虑:不仅祖先墓地有所,方家后代三四世的子孙都倚仗此山林不虑衣食。方谦童 认为儿子的锋芒太盛,不利于养生,所以每日调教儿子的谦卑之性。二十岁以后 的方社员温雅过人,以朴降傲,与年少气盛时判若两人。但是这样一个才干出众 的人却早卒,卒时年仪二十七岁,留下了妻子潘氏、一子方聪。[7】 方聪,字廷敏,承秉祖业力田而作。他娶妻查川姚氏,生二子方太乙、方太 二。方聪和父亲一样也没有逃脱早逝的命运,妻子姚氏仅二十六岁时就丧夫守寡, 独自艰难的抚育二子。此时,方家的生活并不宽裕,仍以务农为业。太乙、太二 兄弟俩经常结伴到城里去卖柴。姚氏在含辛茹苦抚养二孤的同时,看到族人方廷 珂出贾的巨大成功,遂“红番息肆成资斧,命二孤从从伯廷珂公贾越、汴间。” 从此,方太乙、方太二兄弟二人交相出贾,渐渐以经商为业。方家的生活道路也 由此发生转变,由百年力田之家转向了商贾家庭。[8】 方太乙,字首之,因为方家世居瀹江,以崇崖峻岩为倚,遂号瀹崖处士。方 太乙自幼能言善辩,三四岁时对长者言事,即可让长者叹服。七岁丧父的经历, 使他比一般人更早的尝到qi活的艰辛,也凶此使他磨练山过人的才干。成年后, 方太乙娶妻汪氏。汪家祖居星源大阪,当时也家居瀹谭。因为家境稍饶,又没有 儿子可以继承家业,岳父母遂出资让方太乙随方廷珂去汴上经商。方太乙经过一 番努力,起家数千金。汴上发家后,方太乙和方廷珂一样,也将大批的方氏族人 查堡型丝!塞塑墨!竺壅 带到汴上经商。方氏族人的蜂拥而至不仅使方太乙的本钱增加数十倍,也使他成 为汴上方姓徽商的实际领导人物。经商期间,他还积极与汴上的缙绅士大夫交往, 诗词唱和,士大夫们也推毂孝顺寡母的方太乙为狄梁公第二。其时,徽州大族都 是族有谱祭有祠,而方家此时由于子孙分散流广,家谱有近百年未曾修订,而祠 堂也因为兵火而败落。方太乙提议续谱建祠,得到众人的响应。方姓徽商纷纷集 母钱以畜息,最终完成这一功业。[9] 方太二,字亚之,和兄长一样有辩才。他在武林经商,以诚厚忠信取利。因 长期在外,遂在武林纳二姬妾,最后卒于武林。【lo] 贾而好儒是徽商的一大特色,而富裕起来的方家也开始对儒业产生浓厚的兴 趣。其实方聪之妻姚氏就是一个精通《孝经》、《列女传》的识书女子。姚氏在家 贫之时仍然坚持教几予读书,晚年则亲自教授孙儿诗书。方太乙热衷于和文人诗 词酬答,而且“最好读书,身即在贾而心倦倦书史,手不释卷,即专一攻进士业 者,其勤劳不逮公十三”,方太二“犹好阅史书,凡有言辄引喻之,即业儒谈经 史者不及叔父远甚”。(11]在这种好儒的家庭气氛下,方家的下一代入在选择人生 道路的时候,就不再限于祖辈的务农和父辈的行商,而是转而致力于儒业,希望 能够在读书方面也取得不凡的成绩。 方承训之兄方承诰,字元经,号青溪子。他在少年时即显示出超常的文学天 赋:“七岁知好经史,十岁能诗词,且有风骨,超脱时习……志欲攻进士业,经 传旦暮不释手。”尽管他继承了家庭商业,但最终还是弃贾从儒,考入礼部儒士。 他死后,亦有诗集行世。[1z]次子方承训幼年即以业儒为人生目标,祖母姚氏手 授诗书;叔父“每每决余当与计偕公车,旦暮趣余先君为余授业先师,时入书社 督过”;【13】兄氏方承诰“以儒业委训,恒督过之”。[14】方家上下已形成共识,齐 心协力培养方承训在儒业上开拓新的前途。 4 第一节方乐训的象世,生’,及《复{IJJ集》的基本内容 附: 方氏家族简表 方酋 l 方再成×张氏 l 方宁×张氏 l 方谦童×张氏潘氏朱氏 方正童 方得童 方员童 l 方社员×潘氏 方社成 I ● 方聪×姚氏 方俊x潘氏 方旭×张氏 I 方太乙×汪氏 方太二×吴氏 方太贵方太华方太奇方太礼方太德 ————J。—L———————一 方承诰方承训×唐氏吴氏方承诏 一女×吴仲启 I 方献民×庄氏 一女 二生平 潭。他的父兄以经商为业,本人起先从事儒业,碌碌无所成,所以在名列诸生三 I一六年之后,转而弃儒从贾。早年的方承训颇有几分读书种子的气质。他在晚年 I捌亿道:“余总角日,尔考命以攻本业,恩进取欲垂空名以表见。”[15】而方承训 本人对读书也颇感兴趣:“十三习策喜欲射,谈经每羡亮天功。十五殊好左与马, 友传阅暇史尤攻。毛诗优柔窥大义,骚人清深拟其类。”[16】家庭的培养和自身的 兴趣使他获得“总角持本业,弱冠移官池”的傲人成绩。[17]方承训弱冠时E口入 博士籍,名列诸生之中,成为士林的一员。此时的方承训,少年得意,风度翩翩。 家境饶裕,读书入仕似乎指日可待,所以他也自视甚高:“古风追汉卑盛唐,近体 万承训腱《夏例臻》研’£ 杜陵实所志。降此论文即大家,韩柳欧苏奚足事……宁同司马论觉梦,不侔四家 相伯仲”。(18]他立志以韩、柳、欧、苏自居,雄心勃勃,期待能在举业上有一番 大的作为。可惜造化弄人,方承训名列诸生三十六年,始终是科考坎坷,一无所 获。万历元年,他再次趋试稽南,又~次无功而返,连母丧也未能赶上,实在让 他痛心不已。 方承训的妻子唐氏,也是商贾家庭出身。因为唐氏一直无子,后来又纳吴氏 为妾。嘉靖丙辰(1556)年,方承训三十一岁时,才由吴氏生下长子。这个孩子生 来聪颖异常,十月能言,两岁即能颂诗书,可惜却在四岁时因患痘疹早夭。下葬 三日,方承训梦见儿子长跪说:“我丁卵岁复来,来当冬产。”尽管这样的梦充满 子,亦爱嗜诗书,但是不久也因为患痘疹而卒。[19]二子死后,方承训添了一女。 “四十丧二雏,雌鸟成老丑。枯杨冀生梯,得女心已久。”[20】而女儿生活的不幸, 也给方承训带来很大的烦恼。他的女婿是“十载飘宁水,三秋绝报音。苏门童梓 道.槐里雁鱼心。楚馆柳青羡,蜀房白头吟。”女婿流连青楼,身为长辈的方承 洲还得四处奔波寻找,内心苦楚,自不足为外人道也。《征宁赋》记述了他的无 奈:“闺房之号泣兮,誓以随夫长流……谓蓝缕不可出兮,毫之声妓而胡怜。余 掷女以母钱兮,故遥望以息子。胡子钱之寥寥兮,并母而就驰。余跋涉此途兮, 越三载而二矢。……谁无女适人兮,余偏蹈夫终否。……夫落晷何以复其家兮, 旦暮安辞夫女訾。”【21】 方承训还有一子方献民,就一直以经商为业,没有读书进取。就是这一个儿 子,也不能常常承欢膝下,而必须为家计四处奔波。根据方承训曾经写下《泛舟 篇秋目送子往瓜渚》的七言诗来判断,他可能在瓜渚一带经商。方承训还在诗中 记录下父子久别重逢的喜悦:“漂泊三千远,驱驰一月归。星霜资斧逐,涛浪食 衣折。岁暮趋椒捷,车轻羡马飞。夷门鱼托伙,旦暮籍口威。“‘旧游生死感,新 俗枳柑移。汴水滋鱼躔,鄣山报口迟。子钱忻十二,长剑佩雌雄。暂释骤头络, 姑浮蚁满卮。”方献民之妻庄氏,同样出身于商贾家庭。[22] 科考的坎坷,加上个人生活的不幸,最终导致方承训在名列诸生三十六年之 后.无比沉痛的写下《释业告先考文》,从此告别了读书人的生涯,重操祖业经 商。而这篇自白式的文章真实的描述了方承训的矛盾心态:“上之莫能媲晁拟却 第一节方承训的寰世、生’卜及《复初集》的螭本内容 有贤良权首之誉,次之莫能属世列甲赐对公车齐出身之榜,次之又莫能与计偕求 外任,享夷金服紫之荣,下之莫能叼廪禄,累日积年取卑官以惬攻业始志。哩者 无一遂,苟列诸生,碌碌琐琐奔趋迎送,愈益为尔考羞,遂坚决释诸生业,吁吁 慕古以成一家之言。”E23】读书人的四种出路:求名、中举,入仕、取官皆一一向 方承训关闭,而身为生员不得不迎来送往的生涯又让他日久生厌:“弱冠服蓝袍, 旦暮思以脱。朝以迎上官,昔以伺师阁。”[24]所以,方承训痛下决心,在晚年一 改初志,向古今圣贤学习,发奋著述以成一家之言。所以.他的释业,只能说是 放弃科考,而并不是与文学彻底决裂。 促使方承训释业的另一原因当是家庭商业的中衰。在父兄时代,倚仗父兄在 外行走奔波,方承训得以无后顾之忧,专一读书。而父兄一旦弃世,家庭商业无 入掌管,衰败也在情理之中:“薄田原已隘,所籍有市行。少年朋不戒,故业苍 且黄。长江臭厥载,市门空其房。昔以忝温饱,今以忧稻粱。离离供什一,言之 断中肠。”[25]方承训在诗中,多次描述到家境大不如昔的窘境。老母亲是“少壮 娱温饱,而老思常饥。衰齿餐葵藿,岁时罕甘肥”,[26]而自己贝Ⅱ是“襁褓沉肥甘, 中道辱摧折。突来出无虞,自守亦所缺。毛褐聊掩形,葵藿常餐啜。淡泊固养线] 对于方承训来说,经商并不是陌生的事情,早在隆庆年间,他就从事过放贷。 第二个儿子死时,他恰恰“以子钱故出游淮”,所以未能赶回家,E28]但是对一个 自幼读书的人来说,从业余涉足商业转化到完全靠经商为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情,他的经商生涯也不是很成功。方承训大概后来又从事了数十年的商业:“远 游十载客,岁月一何长”。[29]他可能从事过棉布贸易:“市棉瓜渚羡,尔羡武塘 佳。十载留良贾”,[30]还可能涉足过渔业:有“涟水网罗龟……称贷钱愁子…… 途穷斤斧亏……衰荆衣袂薄,稚女饭啼饥”[31]等诗句。客观的说,终方承训一 生,在儒业和商业上,他都是一个失意者,没有获得过成功。而今天的我们也只 有从他遗留下的《复初集》中,来探索这个平凡小人物的一生。 三交游 行踪不定是商人的职业需要。因为出身于商人家庭,加上自己也有经商经历, 方承训的所到之处甚多,可以说是遍游名山大川,饱览山河秀色。因此,他的交 7 方承训及《夏胡集》研究 游范围不仅包括徽州本地的文人士子缙绅大族,还有很多异地的士大夫;从交游 层次上来说,上至缙绅豪门,下至贩夫走卒,各行各业的人员都有。纵观方承训 的交游史,非方氏族人而有名有姓记录下来的就有一百三十三人之多。 士大夫是方氏交游的第一类。他们多是本乡本土的缙绅官员和在外为官的徽 州籍人士,也有少数人是方承训在徽商寄寓地所结识的名门大家。值得注意的是, 在这类情况之下,交游的双方并不是完全平等的。他们一方是乡贤前辈,早已功 成名就,声势赫奕,而作为另一方的方承训只是子弟后学、平民百姓;后者对前 者多是单方面的仰慕,前者却对后者缺乏必要的注意。所以方承训的交游考中, 我们只能够看到方承训单方面的记述,却难以在前者的文集中找到互证的资料。 《怀中尉翁十韵》:“周府贤宗室,巍亭道德尊。文章口与匹,礼乐献王存。 宗学群英俊,伦坊挺翰藩。口足淹日月。修左定乾坤。书传罗问世,知交乐长 轩。名园花卉异,侠客狗鸡奔。求制门应履,传书扇布村。赤心丹浓座,自首 紫薇坦。一省仪型表,三司名望口。十年曾共罪,何日复谈论!”[32] 是由于其兄方承诰的原因。方承诰“出游唯以义取利,会诗讲业是图。其相交皆 天下有名之公卿也。而周藩中尉西亭翁著书下士,盖古刘向之传,公独师之。”[34] 既然方承诰以睦樟为师,方承训通过其兄的引荐拜访睦7犟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据钱谦益的记载,睦樟“家固饶资财,僮奴数百人,皆逐赢车屑麦,执业自给, 逐什一之利,其家亦大起。”[35]身为宗室,而允许鼓励家人经商,说明睦捐!对 于商业并不鄙视,他与商人的交往也在情理之中。 方承训在《涟城闻祭酒许翁迁詹事喜成四十韵》、《奉赠许祭酒翁》、《寄许詹 事翁十韵》和《送祭酒许颖阳翁赴北大宗师序》等诗篇中记述了自己与许国的交 往。[36】 许国,字维桢,号颖阳,歙县人。万历《歙志》卷十二有传,有《许文穆公 集》行世。他生于嘉靖六年,卒于万历二十四年。嘉靖四十四年进士,历官任嘉 靖、隆庆和万历三朝。万历十一年以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加封太子太保,授 文渊阁大学士。又因平定云南边乱决策得当,晋升少保,授武英殿大学士,成为 仅次于首辅申时行的内阁次辅。[37] 《奉赠许祭酒翁》一诗中,方承训记叙道:“许翁任南雍祭酒未盈秩,帝眷擢 8 兰二羔变壁塑塑奎些:兰兰丝!墨塑墨!塑苎查查查 北祭酒,就道,眷愈益勤,遂徙詹事辽,喜持此奉赠。”《涟城闻祭酒许翁迁詹事 喜成五十韵》中,方承训写下四百字的长诗,来表示自己对许国升迁的祝贺。从 四篇诗文来看,方承训记载的是许国由祭酒升任詹事时的事情。当时许国还没有 升任太子太保和大学士,所以,方承训与许国的交往当是万历十一年之前的事情。 游震得是徽州籍名人,亦有文集行世。[38]卷三十一的《星源游侍郎公传》 详细记述了游震得的生平。 “公娃游氏,名震得,字汝潜,星源济溪人也。族人与公岐界溪浒地,辨 界游移,公笑日:‘争而不让,仁者不为也。’卒让族人地,于是自号日‘让溪 居士’,人称‘让溪先生’。先生当宋末造,族居皆受什一力田,又多出为童子 师,鲜业儒术。公独崛起攻经术,为族倡治经,为诸生篙矢,凡左右邻乡习经 术诸生皆从公游讲业。公出就县大夫试,即置第一人。于是督学使者行县,复 置第一人,遂籍名博士。诸生口口业门墙,然率皆名士。嘉靖辛卯高与计偕, 未就对公车归,归愈益精经术,制策不遗余力。一戊戌岁赐对公车,授行人,出 使,驳骚名愈益盛矣,诸使君不逮公远甚。于是拔擢给事,谏口奏议日上,著 直节,公卿大夫诸贵人皆敛迹。时衮州当国口口谏臣,诸谏臣成避讳不直言事, 公独上对事,不顾畏避嫌,无鹿马瑕疵,然以是出为监司矣。所至厉水蘖声赫 赫,建绩以赣殊勋。超擢授御史大夫,出镇闽海。闽海时当倭奴纷乱,群盗充 斥。公业平岛夷,授诸帅良方,略发口指示,悉荡平之。闽海籍第令守臣非公, 闽海且不保矣。闽海又南畿浙江障翼,闽海不保浙直事亦去矣。保江以南皆公 之勋也,公特不旌其伐,乃乞骸骨归。归未逾年,世宗心注简在,复以少司徒 起,分理粮饷之官,未三年,公犹持初心,竞乞骸骨归。归家旦暮督过子姓经 术不懈。公族为星源著姓,与大坂汪族矩相伯仲,而缙绅不逮,始与公偕诸生 者千一,公屡悉力推毂,犹仅百一。后被公专一甄口赞佐馆谷,迄公老白首诸 生居族人什五臭。簪缨不绝,兴大坂名,争高相为故国,皆公光复之也。公多 衬口且辨有口,所在寮口成服公奇才德且称之,六邑皆颂公功德不倦。世宗皇 帝方倚公为屏翰,边历出入将相,而公竟卒矣。卒时年七旬,世宗哀·勖辍朝: 宠赐愈加公。口口上纪丹口下浃苍生而勒碑铭远垂竹帛矣。诚贤公卿栽!” 此外,《复初集》卷十三的《赠司马汪公五十韵》、卷十四的《喜司马汪伯玉 公归省》和卷二十二的《司马南明汪公归省序》记述了方承训和汪道昆的交往, 9 互堡!!!!竺!墨型墨!堕垄 而卷二十的《梅林赋——送绩邑胡尚书公被论之京》还说明方承训对徽州籍的另 一名人胡宗宪也不陌生。 方承{JI结交的第二类人是一些和他身份地位相当的在野文人。这些人饱读诗 书,但因为科考或其他缘故,没有出仕。他们和方承训身份相当,境遇相似,所 以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很多人因此成为方承训的知心好友。这些在野文人是方 承训交游的主体,而他们之中也不乏能人异士。 郑九夏是方承训交往最为频繁的士子之一。从卷六的《答郑山人三首》、卷九 的《寄郑山人》、卷十一的《酬郑子阳》、《怀郑山人》、卷十三的《奉观郑山人画 清溪图十韵》和卷三十三的《郑山人传》等大量文字材料来看,两人的交往非常 密切,不同寻常。 “郑九夏,字子阳,歙县郑村人,字诗画在邑中号称三绝云。现存之Ⅸ双桥 郑氏世家图谱》有郑九夏所绘《郑村十二景》,每景均题诗一首。‘口口我祖, 遁迹丘园。卜居兹土,以姓名村。境之广敞,歙之中原。青山环绕,俨若城垣。 施仁尚义,贤哲胜骞。有以功德,庙食以元。有称廉史,贞白表门。有工理学。 解经立言。世代久远,子孙繁衍。簪缨接武,文献具存.绘图记谱,永贻后昆。’ 落款为‘双桥郑氏二十世裔孙郑丸夏写集’。” [39] 既然郑九夏号称字诗画三绝,所以方承训有《奉观郑山人画清溪图十韵》:“清 溪浮练索,潭水荡雕梁。点缀沙鸥缈,苍茫水荇长。游鱼随口出,飞鸟逐舟翔。 环翠松疑冷,金山字恍凉。幽人惊自在,鱼艇诧烹香。橘绿呈时景,枫红受晓霜。 爱溪情染细,诧兴物园详。绘事夸其笔,玄光感痛肠。十年衷不挂,三绝羡难忘。 严郑洒江后,丹青宝此章。”卷十一还有《酬郑子阳》:“鹊钨怜共被,伐木念敷 肠。契阔交侔白,光芒染过黄。史迁雠未帖,诗社哂偕臧。日注论樽想,秋深远 草堂。”[40] 此外,与方承训来往密切的人还包括叶茂材等人,因为他们与方氏一样阿属 民间文人,才气不足,名气也甚微,所以很难搜寻到生平资料,不能不说是一件 憾事。 商人是方承训交游的第三类。《复初集》中提到名姓俱全的商人达七十九人之 多。有关商贾的详细情况,将在第二节中详述。 方承训交游的第四大类是遍布歙县及徽州一地的自由职业者,包括医家、塾 10 第一节方承训的家世,生平及‘复初集》的肇本内容 师、僧道等。王振忠先生对此论述甚详,恕不多叙。[41] 四《复初集》的基本内容 《复初集》涉及内容丰富,信息量大。原书为三十六卷,现存三十一卷。集 中现存的诗歌共有一千八百九十七蓄,各类散文二百八十一篇。计有十余万字。 其中卷一为模仿《诗经》所作的古诗十七首:卷二为古歌,十四首:卷三为琴操, 七首;卷四是离骚歌,十三首:卷五是古乐府,一百二十一首;卷六是五言古诗, 现存二百二十一首;卷七也是五言古诗,一百二十四首;卷八是七言古诗,一百 四十首;卷九同样是七言古诗,一百零八首;从卷十开始是五言律诗,一百四十 五首:卷十一和卷十二都是五言律诗,分别是二百九十一首和二百八十首;卷十 三中有五言律诗一百二十一首,还有六言诗十五首,杂言诗六首i卷十四包括了 七言律诗二百七十四首;卷二十为赋,四十三篇;卷二十一为铭,二篇,赞,十 二篇:卷二十二是序,二十七篇;卷二十三是碑记,五篇:卷二十四是记,八篇; 卷二十五是记,二十八篇:卷二十六是论说,九篇;卷二十七是墓志,九篇;卷 二十八至卷三十都是人物状,分别有二十一篇、二十篇和四篇;卷三十一至卷三 十三则是人物传记,分别是十八篇、十九篇和二十一篇;卷三十四为讽喻论文, 十一篇,卷三十五是书信,九篇,卷三十六则是祭文,十四篇,论文,一篇。从 现存的诗集来看,卷十五至卷十九残缺。根据诗集排列顺序来判断,所缺少的部 分应该是方承训所作的七言律诗。另外,仅仅从诗歌数量上来比较,《复初集》 中五言律诗共计八百三十七首,而七言律诗仅仅为二百七十四首,数量上远远逊于 五言诗,这也是不符合创作规律的。 现存的《复初集》被收入《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北京图书馆藏明万历刻本。 集后有四库馆臣的评语:“明方承训撰。承训号鄹邮,徽州人,是集乃承训所自 编,前有万历癸末自序,称家世役什一,不趋士进,盖贾人子。20l7年白小姐点特!又称间有玉献即 被摒斥弗用,盖终于不遇之士也。集首冠以《原初漫谈》七条,大抵扬何李之余 波,而变本加厉,于唐以来诗文如李杜韩柳无不排击,然核其所作,乃了不异人。” 四库馆臣们看到的方承训作于万历十一年的自序现在已经无从寻觅了。但是,通 观《复初集》全书,记述事件发生的年限不超过万历十一年,所以,全书当在万 历十一年定稿。李琳琦先生提到《复初集》是明万历十四年的刻本,[42】不知以 方承训披t复韧集》研究 何为凭,存之,以供方家参考。 注释: 【1】Ⅸ新安名族志》前卷明程尚宽纂修许承尧抄本 【2】Ⅸ擞州方氏的迁移与社会变迁一一兼论地域社会和传统中国》 唐力行 《历史研究》 1995.1 【3l《复初集》卷一《江湛》集187页568明方承训撰《四库全书存目丛书》 l 集部别集类第 87、l88册齐鲁书社1997年版 (下同) 【4】 分见《复初集》巷二十二《瀹谭祠拽序》纂198页89,卷二十四Ⅸ北麓亭记》 88页11 20、 集1 3,卷二十五《井坞后山墓记》集188页120、《山枣墓记》集188页l 25 《潘岭钵墓记》集l88页l r 126,卷二十四《重新中山书屋记》集188页111 06 【6】Ⅸ复初集》卷二十三《高大父谦童、孺人张氏、潘氏、朱氏墓碑》集188页1 【7】分见《复初集》卷二十五《后冲山墓记》集i88页127,卷二十三《曾大父社员 公墓碑》集l88页106 37 【8】《复初集》卷二十七《先大母墓志铭》集l88页1 【9】《复初集》卷二十八《先君状》集198页143 11o】、【13】《复初集》卷二十八《叔父状》集188页149 【11】分见《复初集》卷二十七《先大母墓志铭》集188页137,卷二十八《先君状》 集198页143、《叔父状》集188页149 【12】、【14】、【34】分见《复初集》卷二十二《射先兄诗集序》集188页94,卷二十 八《先兄状》集l88页156 【16l、【18】Ⅸ复初集》卷丸《自述歌》集187页653 7 【17l《复初集》卷七《述愤》之六集187页62 【19】、 【2Bl《复初集》卷二十五《二殇记》集188页129 【20】《复初集》卷七《述愤》之二十集ts7页629 12 第一节 方雇训的家世、生平及‘复初集》的基本内容 188页8,卷二十《征宁赋》巢l88页76 I221分见《复初集》巷八《泛舟篇秋目送子往瓜渚》集l87页635,卷十一《喜子 民归自汴上二首》集l87页685 【2 8 4】《复初集》卷七《述愤》之十五集l7页628 【25】《复初集》卷七《述愤》之二十三集l87页629 I26】Ⅸ复初集》卷七Ⅸ述愤*之五集187页627 【27】《复初集》卷七《述愤》之七集187页628 8 【29】《复初集》卷六《远游篇》集17页615 【30】《复初集》卷十一《武塘》集187页700 【31】《复初集》卷十三《排闷十六韵》集1‘88页19 【32】《复初集》卷十三《怀中尉翁十韵》集188页19 【3 974年版 3】Ⅸ明史》卷一百五十六列传第四清张廷玉等撰中华书局1 其文如下:“镇画中尉睦_挈,字灌甫,镇平王诸孙,父奉国将军安河以孝行闻于朝, 玺书旌赉.即没,周王及宗室数百人请建祠,诏赐祠额日‘崇孝’.睦j孥幼端颖,郡人李 梦阳奇之.及长,被服儒素,卓精经学,从河洛间宿儒游.年二十通五经,尤连于《易经》 《春秋》.谓本朝经学一禀宋儒.古人经解残缺放失,乃访求海内通儒,缮写藏弁,若李鼎 祚《易解》、张洽《春秋传》,皆叙而传之.吕聃尝与论《易》.叹服而去.益访求购古书籍, 得江都葛氏、章丘李氏书万卷,丹铅历然,论者以方汉之列向.筑宣东坡,延招学者,通 怀好士,而内m修洁.事亲晨昏不离侧,丧三年居外舍,有弟五人亲为教督,尽推遗产与 之.万历五年举文行卓异,为周藩宗正,领宗学,约宗生以三六九日午前讲《易》、《诗》、 《书》,午后讲《春秋》、《礼记》。虽盛寒暑不辍。所撰有《五经稽疑》六卷、《授经固传》 四卷、《韵谱》五卷.又作《明帝世表》、《周围世系表》、《建文逊国褒忠录》、《河南通志》、 《开封郡志》诸书.巡抚御史褚铁议稍灭郡王以下岁禄,均给贫宗,帝遣给事中万象春赢 周王议,新会王睦檀号于众曰:‘裁禄之谋始于睦梢£.’聚宗室千余人击之,裂其衣冠,上 书抗诏。帝怒,废睦榕为庶人.睦,悼屡疏引疾乞休,诏勉起之。又三年卒,年七十.宗人 颂功德者五百人.诏赐辅国将军。礼葬之,异数也.学者称为‘西事先生’.” 13 方承训及《复初集》研究 【35】《列朝诗集小传-闰集》钱谦益上海古籍出版社1959年版 【36】分见《复初集》卷十三《奉赠许祭酒翁》集l88页15、《涟城闻祭酒许翁迁詹 翁赴北大宗师序》集l88页92 【37】《万历野获编-补遗卷二-施丐》沈德符中华书局1959年版 沈德符记载了许国的轶事:4好施故是天性,又是阴德.然亦有尽可商者.如余幼时 在都中,见故相许新安遇冬日辄令人负钱随舆后,遇寒馁辄乞之,每出则鹑衣百结者千百 疝绕其左右。有时钱不给,则争论喧呶,间至垢詈,至命促舆急去,时首揆申公,三揆王 公辈以非礼劝止之,许行之自若也.” 【38】《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卷177齐鲁书社1997年版 四库评语:“游震得,字汝港,婺源人.嘉靖戊戌进士,授行人,擢监察御史,以疏谏 世宗好方士,廷杖谪外,后官至左副都御史,巡抚福建。以兴化失守罢归。再起督辖南京 粮储.震得少与欧阳德、邹守益诸人游,故颇讲姚江之学.然《与王几书》多所表正,犹 异于末派之狂禅。兴化之役,游指挥欧阳深孤军战败,震得封疆大臣,不能不为法受恶, 且所荐谭纶、刘显、戚继光等人,皆有所建立.故论者或恕焉.是集其所手定,甲集四卷, 皆讲学之语.乙集十卷,则诗文杂著也。” 【39】《明代徽州方氏亲友手扎七百通考释》陈智超安擞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4 88页l 清溪图十韵》集1 3,卷十一《酬郑子阳》集187页684 振忠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版 【42】《明清徽州的蒙养教育论述》李琳琦《安徽师范大学学报》2000.3 14 墨三!堡塑垄堡墨==!墨塑叁!堕皇垫堕堕 第二节徽商家族史 ——《复初集》的史料价值 一方氏家族出贾史及徽商出贾原因 《复初集》涉及内容丰富,信息量大。因为方承训出身于商人家庭,本人也 有从商经历,因此他对商人及商旅生活的记叙占有相当大的比重:集中以商人为 主人公的传记共有六十七篇,包括序、传、状、墓志铭,而有名姓可考的商人也 有七十九人之多。这些商人包括方承训的亲戚、朋友、族人和乡邻。根据学者考 证,徽商的最初形成是在成化、弘治时期,[1]而方氏族人最早出贾也在这一时期, 我们不妨从方氏徽商的家族史中去探索徽商出贾及成功的奥秘。 方氏家族最早变而服贾的人叫方廷珂,字鸣和,是方承训的从伯祖。其父方 诰正一生务农,尽管务农并不能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但他仍是埋头苦作,好行善 事。方廷珂“生而崛起,殊群凡儿,二三岁言笑不苟,俨长者风”,总角时即精 算数,持家有方。他弱冠时随父亲务农,试着将余谷变卖,以微薄的本钱小试经 商而获利。由此,方廷珂不禁心动,借贷了五十金作为本钱准备正式经商。在当 时,五十金相当于中等人家十家的产业,而经商却是充满凶险的未知之路。有人 讥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鲁莽小子,也有好心人担心他经商失败无力归还债务, 但是方廷珂坚持己见,独自远赴吴、越、淮、汴,从此踏上了经商之路,也拉开 了方氏家族服贾的序幕。 方廷珂的经商生涯并不顺利。香港本港台现场开奖关心则乱最近有写什,一开始,他运输货物渡黄河时,不幸失利,只 得返回故乡再次借贷本金。第二次经商还算顺利,但是获利很少。毫不气馁的他 再次借贷,又遭到失败,如此反复了十余年,始终是一无所成。方廷珂并不因此 灰心,他以“巨富恒晚成,良贾不始科”来鼓励自己,仍然坚持自己的选择。四 十余岁时,他再次借贷百金出贾,而这一次,幸运之神终于向这个意志顽强的人 敞开大门。他屡贾屡利,不到三年发家数百金。天线宝宝用英语怎么说香港挂挂牌方廷珂将所获利润再次投到商业 营运中,专门在汴上经商。等他六十岁归乡时,已经成为一个家财万贯的大商人 了。[2】 方廷珂的成功,为方氏家族树立了新的典范。在世代务农之外,还有经商这 一条捷径可以养家糊口,声名远扬。一个人的成功可以吸引一批人相继踏上出贾 15 塑垩型墨!墨望墨!.曼塞 之路。富裕起来的方廷珂开始提携族人出贾,他将“凡族中子姓稍习贾者悉携汴 上偕贾,携济几百家,悉起家千金”。方承训的父亲方太乙因为家贫无力维持, 遂“微具斧资,从廷珂贾汴上”。方太乙本人也曾“周门诸昆弟子姓竟携受贾”, 来带领后来者。纵观整个方氏家族的出贾史,大多是这样互相提携的连锁反应。 方景仁“弱冠喜服贾,遂从叔父廷珂公贾汴上”;方廷贵的夫人也曾“佐廷贵公 携诸昆仲服贾汴上”;方太奇是“弱冠同余先君贾汴上”;方太礼也是“初与余先 君同贾汴上”:方永希“年三十始出贾姑苏,同兄弟贾”;方羡“同从兄贾汴上”: 方景实“年二十从诸父出游淮、汴,卒起家数百金”;方承训的妹婿吴仲启因为 家业中衰,于是“从余叔父出贾越汴,历十余年起家稍饶”。[3] 方氏家族的出贾史其实就是一部浓缩的徽商出贾史。纵观整个徽商历史,经 济因素是徽州人变而服贾的最基本原因。徽州一地多山少地的地理环境,无力养 活日益增多的人口。顾炎武指出:“徽郡保界山谷,土田依原麓,田瘠确,所产 至薄,独宜菽麦红虾籼,不宜稻粱。壮夫犍牛,日不过数亩,粪壅缉栉,视他郡 农力过倍,而所入不当其半,又田皆仰高水,故丰年甚少。大多计一岁所入,不 能支什之一。小民多持技艺,或贩负就食他郡者,常十九。……中家以下,皆无 田可业。徽人多商贾,盖其势然也。”[4]叶显恩先生亦认为:“明初徽州人口数 已近六十万,人均耕地日益萎缩。至明万历年间,徽州入均耕地仅2.2亩,而明 清时期的生产力水平,维持一人一岁之食,约得四亩。由此徽州本土则积蓄起日 益强大的人口外向推力。最终迫使徽州人选择外出经商的道路。”[5】后代学者的 结论如此,其实明代也有人认识到这一点,并对此作出较为全面的解释。 据《复初集》卷=十二《籍别驾视歙篆序》的记述,籍候在面圣时,以地方 官的口吻客观的解释了徽人出贾现象:“徽处众山中,民人稠产寡且瘠,视他郡曾 不能以万一,然每饶裕,雄宁、池、太、庆诸郡者,无他,本欠而争趋末者夥也。 操末俭缩,以为衣食业。”[6]嘉靖《徽州府志》卷二《风俗》亦云:“徽之山, 大抵居十之五,民鲜田畴,以货殖为恒产。春月持余赀出贾十二之利,为一岁计, 冬月怀归,有数岁一归者。上贾之所入,当上家之产;中贾之所入,当中家之产i 小贾之所入,当下家之产。善识低昂,时取予,以故贾之所入,视旁郡倍厚。” 由于徽州山多田少,耕作三不赡一,民人不得不远游他乡,求食于四方,以贾业 养家。在商人传记中,迫于生活窘境变而服贾的徽商占了多数。 16 墨=!墼壁奎鉴皇二=!墨塑墨!堕塞型竺堡。 方承训的岳父唐世钺自幼丧双亲,依叔父居。他“孑然独立,旦暮恩治生计, 询诹父老,知湖阴属贾辐辏所,于是勤劳为资斧具,出游湖阴”。而相当一部分 人是因为力田无以养家才不得不出贾的,他们并不是职业商人,而是以耕作为主, 以经商所获的红利补贴家用。李德桂“以力田作起家而济以贾”;叶预“家世受 什一,崇朴素,闻出贾,贾不时而耕有常。屡贾泖水,归即治农业,着田间冠蓑 笠不释体,往来农贾不常,农居什六贾居什四,贾迄老自首未尝积中人十家之产”; 黄氏兄弟则是“世受什一力田读书,不事贾,间出贾,辄不利,甚大利农桑”。[7】 赋税沉重仅靠农业无力负担也是出贾的原因之一。明代中后期,由于政府的 财政危机,土地上的额外之征、无端加派,赋税日增,徭役日重,农民的负担达 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嗟户岐散》有云:“征利殊过猛,羡产苦盈差。岐户繁蜂蚁, 潜名避虎豹。政苛民慑虿,室蔽爨怜骸。噩恶无忧远,纷纷国事乖。”《取税青钱》 亦云:“捐产赋仍产,口徭咨子芊。十年口过重,一介草犹怜。山采樵犹薄,田 科粒更胶。青钱不可问,终日倦成眠。”[8] 徽州地处深山僻壤,人口众多,生产力落后,粮食等重要物资必须仰仗外地 输入,民众对自然灾害的承受力也相对更为薄弱。一遇天灾,饥民遍野,嗷嗷待 哺。《复初集》中多次提到徽州一地遭受的自然灾害。《上林使君》:“三月无雨麦 槁死,六月无雨禾已矣。……居民嗷嗷成饿殍”。[9]万历十一年徽州大旱,“溪谷 枯流,田畴日骚骚燥,而旱魃愈益煽其虐,炎焰灼灼,气勃勃如焚且也。竟霄不 润薅泽者几二旬,黍稷就槁若亡其生,饥民嗷嗷奔走道路,失所天也。”[10】赈灾 的方式有二,一靠富家大族出资市谷发放,方承训的从侄方道澜就曾经在隆庆丙 辰年花费两百金赈灾。[1l】但私人力量毕竟有限,主要还是靠官方发放救济或低 价出售粮食。《官仓散市谷》有云:“减价胜残喘,裁苛民宿饥,喜蒙南山惠,免 厌北山薇。”[12]但是,官府所发的粮食并不能如数送到饥民手上,相当一部分粮 食被狡吏滑胥中饱私囊。平日里,“里中长十人甲令征民租庸调输官,或需羡余 利归己”;[13]饥荒之年,他们或伪造姓名,或偷支冒领,或者干脆将官谷拿到市 场上出售,以获取利益。而他们的获科则是以直接损害百姓的切身利益为前提的。 《官散谷纳篇》则真实详细的揭露了这一现象。 “岁歉民嗷嗷,主忧心切切。蹙然发仓廪,周匮岂滋豪。吏胥奢其贪,出入 恣己操。饥号仍未散,散者非所号.三缗市斗千,饥者岂不欢。所惜饥者入, 17 方承训及‘复初集》研究 被削苟且残.缗三增以四,获谷岂艰餐.官谷不易市,未市心已寒。皂与诡都 里,吏胥托姓名.旦携三缗纳,旦获十斗盈。暮携六缗入,暮执二石行。庾司 罔识察,郡邑第考成。仓庾谷驶空,鼯鼠食且穷。守令喜博济,贫茕心歉宁。 鸱鹗逞饕餐,燕雀毙罗几。散弊众艰举,纳病愈益丛.秋登不给缗,条月速其 民.三缗且减色,半月罪交遥。徽阡病不广,徽道苦不轮。市谷仰他郡,泛舟 嗟滩磷。甫谢徭役忧,还受缓交炙。司庾征利赂,司斛醉常醅。赂醅不满欲, 艰缺深可哀。左苛谷不中,右闭廪无开。簸扬九飘五,斛量十损三。富室倾其 产,中人易其难。膏脂已腹削,胥徒未厌贪。官喜庾犹故,民疲官司贪。吁嗟 斯散纳,本惠元元贫。今兹散纳者,苛刻戕其仁。吾欲竞此曲,此曲吟且呻。 传语秉散纳,出入宁躬亲。”[14] 由于官吏的腐败,一遇到大灾大荒年,贫者得不到应有的赈济,老百姓被迫 离开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转而向他方去谋求生路。 二方氏家族商业规模的扩大以及徽商成功模式 方氏家族是一人出贾成功,掀起整个家族的经商热潮。其实,非方姓徽商的 出贾也是此种模式。张泽就是“少壮时同所亲贾,起家千金”。[15]无论是方氏家 族,还是整个徽商群体,在他们的经营过程中,都采取这种提携式的连锁方式, 建立以血缘为核心的商业组织和以血缘、地缘楣结合的商业网络,从而形成一种 集团连锁式经营。在形成集团的过程中,宗族血缘关系是最重要的联系纽带,随 着徽商集团的不断壮大,传统的血缘关系已经无力去联络更多的徽商参与到商业 组织中来,因此,地缘关系逐渐取代了血缘关系,一跃成为最主要的联盟方式。 正如臼井佐知子在《徽商及其网络》中指出:“地域关系,实际上只不过是血缘 关系的扩大,是一个个宗族血缘群体通过联姻纽带的联结和交叉。”[16】在这种自 发性的团体经营中,后来者能够得到先行者的大力资助,从已有的资本积蓄、经 营网络中获益,在短时间内迅速积敛财富,在寄寓地站稳脚跟;而后来者的不断 加入也使先行者的资金不断壮大,从而使徽商团体在寄寓地进一步扩大范臣影响, 加强商业竞争力。这种团体组织既是松散的也是紧密的。他们对成员的组成并没 有严格要求,也没有明确的纲领章程来保证团体的运行,但是,团体内部会自发 的形成某一领导核心,成员聚集在这一核心周围,确保团体的统一和一致。 18 兰兰蔓塑塑奎鳖墨==!墨塑墨!竺墨塑竺堡 这类领导人的角色大多是由资金雄厚或者德高望重之人担当。方廷珂祖孙三 代、方太乙都担任过这种领导人。由于他们提携大量族人出贾,这些人就会自发 的聚集在他们周围,听其指挥。方太乙在汴上“诸曹出入必决焚于公”,方起“佐 贾几二百人,人各尽其能、效其力”,方锈“弱冠游汴上,不数月即谙贾事,即 老于贾者皆推让长公,谓长公不苛细,无童心。凡来汴市借贷咸趋长公肆。长公 善服人,人以故归之,卒踵珂公迹”。也有商人通过优厚的待遇来吸引跟随者。 杨厘“南北大贾皆奔趋处士所,乃处士馆谷供帐食饮与诸坐贾丰腴远甚。故南北 贾成愿凭处士主握,大与处士结欢盟。以故,贸易愈益绳绳不绝。”[17] 在第一代徽商获得成功发家之后,如何保留先辈的成果将之世代相传,成为 摆在后代子孙面前的一个难题。他们并没有选择奢靡放纵,尽情挥洒,而是以守 成者的态度来巩固这份成果,善于修业养息就是他们的首选。 方宜“世居邑治北,贾淮盐,累世盈饶,公善修息,发家千金”。方松“公大 父贾浙盐,起家数千金,饶盈数世。公善修业而息之,以故逮公世愈益丰足”。 方朴“大父公崛起出贾浙武林盐焚,发家数千金。大父公老白首家居。先公不违 膝下,坐贷母钱,饶子息,终其身亦不出贾。公遂享善遗盈,亦不出贾,即二世 不贾,业骚驳愈益丰,大胜囊昔,然即坐母钱业利而靡缁铢予钱屑较。”方震“先 君天斌公年四十犹然坐治什一业,乃忽崛起出游武林。武林,盐煲贾所聚也。邑 富贵与天斌公同社,倚公事,遂大奇之。于是同天斌公贾盐,起家千金。公承斌 公业,愈益修息,于是遂大藩母子钱利,起家万金。”后来成为徽商领导人的杨 厘,也是在祖辈的基础上加以扩展:“承祖父坐贾良业,业不出金陵,而岁收子钱 千余金。处士善守尤拓之。”[18] 修业养息是比较稳妥的经商途径。在前辈成功的基础上,后代子孙不再从事 辛苦繁琐的行贾、坐贾生涯,而是采取放贷的手段来增加财富。也有少数子弟不 愿坐享其成,他们渴望能像先辈们一样,凭自己的能力,赤手空拳打出一个新天 地。方良材“大父绿公、父时济公以醴子钱声蜚海内,发家千金。君独不世其业。 贾汴上,盈饶至数千金,且倍徙醴钱矣”。[19] 纵观整个徽商的发展过程,创业者有之,他们以过人的勇气与智慧,率先走 出封闭的生活环境,在陌生的商场上一博身手,获得成功;守成者有之,他们慎 守先辈的事业,修业养息,不断巩固;再创新者有之,他们不满足于躺在前人的 19 ,. 查生型丝!墨塑堡!旦圣 功劳簿上,而是根据自身实际情况,选择新的行业重新发展。只有这三者的结合, 才能使徽商代代相传,不断巩固并扩大经营领域和势力范围,最终达到全盛时期, 在历史上书写浓墨重彩的一笔。 三徽商心理 由于大量的徽州人从事贾业,那么,商业意识和商业行为就渗透到日常生活 中来,使徽州人传统的理念和行为发生了新的变异。首先重要的问题是以何传家, 把什么留给子孙后代。作为商人,通过经商致富是他们追求的目标,因为只有财 富的大量积累才能够证明一个商人的个人价值。但是当金钱源源不断而来时,就 需要选择更为妥善的处理方式。对于徽商来说,经商致富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投 机性很强的活动,而他们对财富的反复易手和瞬间易逝也有更为清醒的认识。正 所谓“地累千年,产易八百”,对徽商来说,与其把万贯家财原封不动的留传下 来,徒增子孙的骄奢之气,只能加速产业的衰败,还不如将自己勤俭吃苦、灵活 机智的经商品质和经商手段传授给下一代,交给他们怎样获得金饭碗的头脑而不 是只会捧着金饭碗的双手。《检业说》中解释了徽商的这种心理:“产无定主,业 靡常延。近者朝夕易,稍远者二三载易,远者终其身易,又远者延子易,尤远者 传孙易。患生弗测,食不糊口。……上之能积善累仁,不侍其业产而恃其传善为 子孙保守计;次之能兢兢清白得失靡较,而不旋其业以夸诸人;下之能恪守先业, 既失复得,以无忝尔祖。”[20]于是,发家之后的徽州商人采取散财的方式,留财 不如留德,以为传家之宝。 散财的方式有三种:一是广修路桥,救济穷人,致力于公益事业。方廷润“治 桥济津用数百金而无难色”。方景用“建义渡亭舟,凡坑谷不可夷行即易石桥垂 不朽业,以便宜行道,即多费金无难色。棉溪水出大江,逮源百里,汹涌澎湃难 津,以梁且也辽远。家居数十里,不惜千金成之”。方太乙“性最急人之难,人 有缓急犹己也,日夕周旋左右佐之,即费其财竭其尽,公独不惜”。方震“公积 而能散,散悉中孰度,建桥梁途道办瘗具,凡济利靡不敦布……人积巨万即欲散 巨业,不偏积不欲坚,固为子孙累,其定见独识悬绝亦天性也。……以故梁津途 道悉捐金”。方起被官府表彰赐匾“尚义之门”,他的义举更为突出:“公母钱数 十万,日营散道,务振人之穷,岁岁以其子钱济义举,里族待举者数十家。其大 堡兰羔壁塑查些圭二二!里塑叁!竺室塑竺堡 者舍左治义室,横沿六十有四,缩沿二十有三。蒙圃庐舍无不悉备,置田三十亩, 以其籽粒散播族中尤贫匮不给者,且也户别有籍,俾世世沿业无己。里中道无论 跖径,凡可通行悉墁以石,石屺道倾复贻资修葺,亭建几数十而“兴义”为冠, 意优渥也.二十里内,又无虑川谷博隘,凡关人趾践者辄建石为桥,鸠工程材为 义举。计岁无历日,遇岁凶,辄以糜粥,受铺者多至千万人。”他为自己也为徽 商的这种义举作出解释:“起,凭宿泽渥食饮饶衣服。籍祖宗灵宠,侥幸发家, 至不贾过矣。过矣,积而不散,奈何琐琐碌碌为守金粟臧获邪?以赢济诎,佐司 命所不逮,斯吾事也。”由此可见,徽商不仅乐于散财积福,还自觉的将个人行 为与政府行为结合起来,体现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21] 第二种散财方式是修建家族祠堂等宗族事业。徽州人具有强烈的家族观念和 宗族意识。他们如果有钱除了买田造屋之外,就将金钱投入到家族事业中,不惜 千金。方社辅“起家盈饶,尤嗜义举。余族祠丘墟几二百五六十年载,公与余先 君及从叔祖廷曦公倡奇赀卒完寝祀”。方太二“提举公中山书屋煨烬兵火,即址 亦失其所,叔父每日:‘奈何恶先人之美业邪?’于是以余四躞己地构之。鸠工 程材不遗余力,堂遂告成”。方良材“~门居堂炙几百年未构,公独奋然日:‘一 门即一家也,构堂费拟千金之七,亦仅仅足,奈何爱多金自重而忘先业邪?’遂 鸠工程材,五月而堂成,卒不吝其费”。[22] 以余赀广结交邑人士子,甚至大兴土木,修建馆阁亭林,也是徽商的金钱消 费形式。唐世钺在芜湖经商期间,“芜湖当京畿要道,槐塘族士子应试、族贾出 入,旦暮馆谷不倦。或道路遐远,资斧不具,公悉济之。”方景递“见儒术籍名 博士置高等,即馈遗月典,饶劝劳奖宠不殆”。张泽“乃斋用故积而能散……处 士雅好宾客,居武林知交皆浙名士,凡士交处士每每多处士长者,靡不延颈愿交 焉。而处士居武林久,交道日广,旦暮结知交不遑,苦贾舍不足,乃构宇广博”。 庄明侃“以交道广博不遑奔驰,于是置别业郡城,便宣交游,周族教曲。舍靡日 无宾,宾靡对无筵,然所留接皆一时贤缙绅大夫,逮山林高士曾碌碌干没寒暑者。 而公之贤愈益播大江以南者”。从主观动机来说,徽商的所作所为是为了结交葑 建统治势力,以使自己从中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但客观说来,徽商的这种行为 不仅使徽商加速了与主流群体、寄寓地文化的交流,更为自身树立了良好的形象, 使人“愈益重徽贾多奇林矣”[23]。 方承_Il及{复制集》研咒 与文人因为厌弃尘世而寄情园林相比,徽商们归隐山林兴建园林主要是满足 自己娱乐的需要。方羡“贾武林久,卒习武林花卉亭池,娱乐其中,不琐纤务兢 兢为子孙计。然居舍里多山无旷夷地,竟就山限口口口口平坦种植花构亭,四面 山皆下可遥望数十里”。[24】在徽商的眼里,出资修建园林也是一种善于修业的行 为。此外,优雅的园林还能使主人声名远扬,招来更多的合伙者。杨勋右修建杨 老人亭,“坐蓄江南百货,凡北贾者皆争趋老人所,以故老人无一日无口宾,亭 无一日无盛宴。老人得宾而富愈益盈,亭得老人而名愈益彰于南北。”[25】可以说, 徽商的修建园林是一种名利两全的行为。 对徽商的研究者而言,儒贾观~直是一个值得争论的话题,在左儒右贾、右 儒左贾中的争论中,汪道昆的话可能对后世有决定性的影响。“新都三贾一儒, 要之文献国也。夫贾为厚利,儒为名高,夫人毕事儒不效,则驰儒而张贾,既侧 身飨其利矣,及为子孙计,宁驰贾而张儒。一张一弛,迭相为用。”“古者左儒而 右贾,吾郡或右贾而左儒,盖诎者力不足于贾,去而为儒:赢者才不足于儒,则 反而归贾。”[26]其实,业儒也罢,出贾也罢,徽州人的选择都是建立在客观利益 的基础上的。儒贾相通,迭相为用,其终极指向都是“大振家声”这一传统目标。 求取功名的途径不再限于读书出仕,获得财富也是成功的象征。因此,“变而服 贾”者的下一代多选择业儒,并不是他们认为儒的地位比贾要高,而是有了雄厚 的经济基础作为后盾,业儒更容易获得成功。此外,业儒与业贾的交互使用,形 成一种职业上的互补,有利于家族的发展。 《王主政公传》就记述了这样一个不愿让儿子读书的商人父亲。王之臣少有 其才,读书过人,父亲“专一守齐民业,不欲公竞儒术,日趣公偕出贾。时时入 公馆,凡经术书悉迁之,日‘余家世力田服贾,卒显贵不祥,且讵能必富贵邪? 徒繁斋用淹理生耳。~王之臣籍名博士后,父亲愈益不快:“儿欲以籍名郡校为 晋身地邪?实困侮子所,早弃去之贾,贾犹未为晚矣。”无奈的儿子只好将读书 比喻成业贾,以“授生徒课业糊口亦若贾子钱矣”,博取父亲的理解,可是父亲 仍然不悦。王之臣准备乡试时,父亲再次劝阻:“前言之谓何,遂沦灭不可左右 邪?”这位父亲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利益至上者。对于他而言,起先反对儿子读书 是因为他看不到成功的希望,认为不如经商获利快,最终则直接演变成因为读书 耗费钱财无以生计而不满。[27] 第.二节触商家族史——《复毫玎集》的史料价值 还有一些徽州人,尽管生性好儒,但出于客观经济利益的考虑,还是选择以 贾业为生。方承训的兄长方承诰就是这样:“志欲攻进士业,经传旦暮不释手。 家先大人谓日:‘儿欲以明经取功名邪?其不可者有三:尔常多恙,且家业未饶裕, 可业儒的原因有三,而家业未造当是最重要的。所谓的贾而好儒应是贾富而好儒, 当个人与家族的生计不再有虞时,才能考虑到荣宗耀祖振奋门楣之事。无需讳言 的是,在业儒与出贾之闻,贾途潜伏着更多的机遇和偶然性,容易获得成功,而 儒士们往往几十年寒窗苦读却一无所获。于是,只有当家境富裕的时候,才能使 人力空余出来,去从事一项更具风险性的命运投资。方家选择长子出贾,次子业 儒,正是在这一规镎指引下的合理行为。 四徽州妇女参与商业行为 商人妇的形象是徽商研究中的热门话题。一般说来,徽州妇女在丈夫出门经 商的情况下,操持家务,独撑门户,她们的贤惠能干勤劳俭朴,给人留下深刻的 印象。在做好时代和社会赋予女性的本职工作之余,她们也在商业活动中占有一 席之地。 徽州妇女参与商业的行为可以分为五种类型。[29]第一种是通过嫁奁、聘金或 者劳动资本为男性提供原始资本,也就是藤井宏在《新安商人研究》中所归纳的 婚姻资本。一般而言,婚姻资本有两种情况:由于婚姻的桥梁,妇女出嫁后,富 裕一方向贫困一方提供本金,资助出贾;或是妇女婚后通过辛勤劳作,变卖嫁妆 首饰,凑起资本送夫子经商。方承训之父方太乙最初的出贾本金就有来自岳家的 支持,唐世钺初至芜湖时“乏资斧具,外母日脱簪珥佐其缺,攻苦茹淡,骚骚起 家千金”。[30]类似这样的记录还有很多。第二种类型是通过姻戚之间的互助组成 商业网络。方承训的堂妹婿吴仲启就是因为和方家联姻才得至q方家人的援助,带 携他出贾。[31]女子也可以委托父兄或者丈夫来替自己间接的投资商业。如方承 训有“有葛羁囊犹待价,虚携来往病闺凄”的诗句,并解释是“女布滞未鬻”。 可见他的女儿也有资金或者货物投入商业营运。[32]第三种类型是商人家庭通过 婚姻(主要是嫁女),来攀附封建政治势力。第四种类型是妇女主持家政,使商人 解除了后顾之忧。这种情况相当普遍,大多数安心出贾的徽商家中都有一位或者 塑堡型些!塞塑墨!竺篓 是几位贤妻良母在默默的支持全家。方承训的祖母、母亲、叔母、妻子包括堂妹 都属于这种类型。徽州妇女参与商业的第五种类型就是直接加入了。在前四种妇 女参与商业活动的情况中,妇女始终是处于被男性支配的地位,并没有在商业行 为中获得主动权。清代康乾时期,两淮八大总商之一的汪石公死后,其妻汪太太 接手丈夫的商业,“内外各事,均其妇主持”,就直接参与到两淮总商的经营活动 中去。[33]至于明代妇女直接参与商业行为的记录到目前为止还比较少见。 《复初集》中记载了妇女以放贷参与经商的行为。方承训祖母姚氏因为二子 出贾,家境渐饶,“族里贫剧妇往往叩大母贷母钱”,方键之妻“乡邻时时求孺人 贷母钱,孺人无难色。”[34]从记载来看,在妇女放贷的过程中,双方往往都是女 性。一来徽州地方向来风俗严密,能够有余赀放贷的都是家境较好的女性,她们 是不可能也不愿意去抛头露面,放贷只能在闺阁中进行。这样借贷者的身份就受 到限制,他(她)必须能够自由出入闺阁,如果不是至亲的话,异性之间的借贷 双方不能直接接触,非常不便。其次,女性放贷的范围也比较狭小,往往局限于 一个家族之内或者是同乡近邻之间。这与女性日常活动范围的狭窄是密切相关的。 相较于男性的放贷,女性的动机更为高尚。她们将放贷视为一种慈善行为,对借 贷对象的偿还能力并不多加考虑,对利息看得也不是太重,当方太乙兄弟担心本 金利息是否能收回时,姚氏这样解释:“兹妇之艰即余昔之艰也,即薄余躬办,余 甘心焉。”由于放贷的女性往往不收或者少收利息,她们的这种行为在客观上似 乎很难视为一种纯粹的商业行为。但是在徽州妇女的潜意识里,家有余赀模仿男 性放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放贷也并非天生就无需利息,只不过这是对家境贫寒 的人所旋的一种特殊恩惠罢了。从筹集资本到直接放贷,徽州妇女正逐步从幕后 走向台前,以她们自身所特定的方式,参与到商业活动中来。 注释: 【l】《擞商研究》张海鹏第一章《徽州商帮的形成与发展》安徽人民出版社 1995 年版 79 【2】《复初集》卷三十一《从伯祖廷坷公传》集188页l 第二节 徽商家族史一《复初集》的史料价值 【3】分见《复初集》卷三十一《从伯祖廷珂公传》集188页179。卷二十八《先君 状》集l88页143,《从伯景仁公状》集188页144、《从伯祖母廷贵孺^状》集188页146、 Ⅸ从叔太奇公传》集1 状》集l88页160,卷三十二《从弟羡君传》集l88页196,Ⅸ从叔景实翁从兄铣公传》集 1 0 8 88页23,卷三十三《吴处士传》集l8页209 【4】《天下郡国利病书》顾炎武 四部丛刊广编二十二台湾商务印书馆 【5】《明清徽州农村社会与佃仆制》叶显恩安徽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6】《复初集》卷二十二《籍别驾视歙篆序》集188页87 【7】分见《复初集》卷二十七《外父唐公偕孺人合葬墓志铭》集188页l37,卷二 十二《李处士六十寿序》集188页101,卷二十九Ⅸ叶处士状》集188页161,卷三十二Ⅸ黄 氏昆仲传》集l88页206 87 【8】分见《复初集》卷十一《嗟户岐散》集187页680,卷十二《取税青钱》集1 8 页7l 【9】《复初集》卷九 《上林使君》集187页659 【10l《复初集》卷三十二《邑候陈公感霖传》集188页204 【儿】《复初集》豢二十九《从嫂燧孺人传》集188页l68 8 【12】《复初集》卷十一《官仓散市谷》枭l7页685 【13】《复初集》卷三十二《从兄髓长公传》集188页194 【14】《复初粟》卷七 《官散谷纳篇》集187页632 【1 十三《张处士传》集188页21O 5】《复初集》卷三 9 ·4 【16】《徽商及英网络》日臼井佐知子译文载《安徽史学》19l 《从伯义士起公 【17】分见《复初集》卷二十八《先君状》集198页143,卷三十一 传》集188页l 18 7 8页21 【181分见g复初集》卷二十八《新城方宜公状》集i3S页156,卷二十九《族兄松 公状》集l88页l63,卷三十《族兄朴公状》集l88页 7 善三十三《杨处士传》集188页21 【19】《复初集》卷三十二《从弟盘材君传》集188页197 【20】《复初集》卷二十六Ⅸ检业说》集188页132 方承_lI及《复初集》研究 集188页91、《寿从叔景 【211分见《复初集》卷二十二《从叔祖廷润公七十寿序》 3 甩翁七十序》集I88页96,卷二十八《先君状》集188页14卷三十《族兄震公状》集 l 85 88页177,卷三十一《从伯义士起公传》集l88页l 88页l97 父状》集188页149,卷三十二《从弟良材君传》集l 【23】分见《复初集》卷二十二《外父七十寿序》集l88页95,卷二十八《从叔景递 5 公状》集188页18,卷三十三《张处士传》集188页210、《庄长君传》集i88页209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